您的位置:

首页>暴力虐待>催眠奴隶拍卖会

催眠奴隶拍卖会

 (上

  作爲台北某富豪的儿子,沈浩杰本来是不需要吊死在一个女人身上的,特别
是那个女人还对自己热烈的追求爱答不理。

  他是个普通的富二代,相貌一般,身材略高,看起来虽然五官平庸,可是靠
着家裏的钱也是穿名牌、开豪车,甚至在本科毕业后靠着金钱买入东台大学读了
个研究生,现在除了上上课以外过的可是潇洒无比。让他不开心的是他的女朋友。

  楚雅仪,是他在之前一个联谊会上认识的,似乎是台北警校的学生,被她的
同学硬是拉了过来。

  虽然那时候的酒吧包厢裏灯光昏暗而且声音嘈杂,沈浩杰还是一眼就被坐在
角落中的美女吸引了。

  那时候的楚雅仪并没有特别浓豔的打扮,警校生的她穿着中性的夹克外套还
有皮裤,留着遮耳短发,白皙的脸颊不施粉黛,可是精緻的五官依旧透露出难以
忽略的存在感。看着有些无聊地翘腿独酌的楚雅仪,沈浩杰立刻就觉得自己爱上
了那个酷酷的女孩,特别是当她时不时在喝酒后抿一抿粉红色的嘴唇,他就更加
疯狂起来,想要扒下她坚强的僞装,想要看看男孩子气的她女人的一面。

  所以当晚他就对楚雅仪提出了追求,可是那个女孩的态度却始终冰冷,将自
己这个突然靠近的人当成了负担,直到半年后,不厌其烦的女孩才答应了他的交
往请求。

  可是,两个人的恋爱进展却始终不顺利,即使沈浩杰费尽心思用昂贵的包包、
化妆品也无法打动对方,甚至到了大学毕业,他用直升机摆出了盛大的求婚架势,
也被对方冷冷地拒绝了,楚雅仪冷美人的脸上在那时毫无波澜,只是静静地说了
一句「我觉得还太早了。」

  就这样,毕业后的两个人走向了不同的路,楚雅仪各方面相当出色,进入了
本市的警察局,而富二代沈浩杰则是变成了混日子买学曆的研究生。

  「雅仪,今天有空吗?我在天空阁楼有预定包厢……」

  这一天,沈浩杰在下课后也不死心地想要约楚雅仪和自己约会。

  「对不起,最近我在办案子,因爲还是新人,恐怕不能放下工作了。」

  楚雅仪虽然声音有些抱歉,但是态度无比坚决,让沈浩杰知道今天的约会又
没戏了。

  虽然很颓丧,他还是忍耐着不满,笑了笑。

  「好的,下次一定要哦。」

  挂断电话后,他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妈的,这个女人怎麽回事,都快一年了还这幅样子。」

  「杰哥,你不必太担心吧?反正你这麽有钱,什麽女人泡不到?说不定她想
要放长线钓大鱼呢。」

  旁边的同学锺翔也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一年玩了几十个女人的他忍不住
谄媚地和沈浩杰勾肩搭背。

  而沈浩杰并不买账,他摇了摇头。

  「不,雅仪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样,她是真正的瑰宝。不是庸脂俗粉能够比较
的。」

  「说的也是呢。雅仪的确是极品啊,可是她真的很高冷哦。」

  锺翔一边嘿笑着,一边转溜着眼珠。

  「可是啊杰哥,我听说之前你也是个花丛老手,难道就打算吊死在雅仪身上?
你不是说她甚至都不让你碰,连接吻都没有?你忍得住不去采花?」

  「我只是觉得一般女人没意思了,所以即使雅仪不能接纳我,我可以等。」

  沈浩杰淡淡地说。

  「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对别的女人也有意思哦。」

  锺翔猥琐的表情沈浩杰有印象,所以他苦笑道:「不就是去会所泡野鸡吗?
我高中就玩够了。」

  「不不不,这次泡的不是鸡哦。」

  「什麽意思?是兼职的良家或者学生妹吗?我也没兴趣。」

  沈浩杰自从被楚雅仪这朵高岭之花吸引后,的确是觉得一般的女人不足以让
他喜欢了。

  但是锺翔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

  「杰哥,这可是绝密哦,如果不是因爲你和我这麽熟悉了我也不会说的,那
是个你无法想象的没好地方。」

  「什麽?这麽厉害?」

  看见这态度,沈浩杰也心动了,对于雅仪的爱也因爲接连的拒绝早就打了折
扣,所以他姑且打算去开开荤。

  「嘿嘿,和我走吧。」

  两个人一拍即合,坐上了停在学校的跑车,在锺翔的指挥下朝着某个地方开
去。

          ···············

  「这个地方是……」

  兜兜转转,来到了某个位于2 环的小区内,沈浩杰一副不解的样子。

  这裏是一篇新开发的楼盘,监控十分森严,刚刚都是靠着锺翔的一张卡片才
让保安放人进来。而这个高档小区让他和桃色服务感觉无法挂鈎。

  对此,锺翔哈哈大笑。

  「杰哥,你不知道了吧?这个会所可是包下了整个小区哦,就是爲了不让无
关者进入。」

  「什麽?这裏的都是有关者吗?」

  沈浩杰大吃一惊,因爲旁边的停车场停了不少豪车,他还以爲是小区的住户
呢。

  而锺翔摇了摇头,顺便指向了小区裏面的一幢幢楼房。

  「这些都是『服务用』的哦,并不是有人在常住。」

  「这样啊……」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到了小区的中央,这裏居然有个大剧院一般的建筑物。

  「这是什麽?高档小区的活动中心吗?」

  沈浩杰手插着口袋,漫不经心的询问,而锺翔神秘地笑笑。

  「这是个好地方,要不是杰哥你也算是一号人物,也进不来的哦。」

  「真是神神秘秘。」

  走进了看似关门的活动中心门口,裏面居然有两个戴墨镜的黑西装男,他们
看见了沈浩杰和手持卡片的锺翔,立刻点头示意。

  「两位好。」

  「嗯,这位是我可信赖的朋友,之后麻烦也给他办理会员。」

  「好的,请问两位是要现成的还是拍卖的?」

  「这个点是拍卖会吧?」

  「是的,拍卖会正在进行,预计直到晚上6 点结束。」

  「呵呵,毕竟那时候要把『货物』都放回去呢。那我们就去拍卖会吧。」

  「好的,裏面请。」

  看着锺翔一副淡定交流的样子,沈浩杰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这裏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进来后他已经看见了10个以上的摄像头了,几乎
是全无死角。

  而之后他被领着下了电梯,当电梯打开之后,他惊讶地发现,这裏居然是一
个地下世界——金碧辉煌的走廊,两侧都是高档木门,还有奢华的地毯。

  往前走到了一扇大门前,锺翔接过了旁边的服务员递上来的两个面具。

  「杰哥,戴上这个吧,我们要开始享受咯,裏面是拍卖场。」

  「好的。」

  门后面是嘈杂的声音,也不知道爲什麽,沈浩杰心跳开始加速。

  在戴上面具之后,他进入了拍卖场。

  「21号货物,是女明星XXX ,正巧在开演唱会期间被我们俘获,起拍价5 万」

  这裏与其说是拍卖场,不如说是个剧场,在舞台上,所谓的拍卖正在进行着,
而底下是一排排座位,在搞清楚情况前沈浩杰就和锺翔坐到了空座椅上,座椅旁
边有按钮,似乎是出价用的。

  坐稳之后,沈浩杰才看向了舞台上。

  然后他大吃一惊。

  舞台上的拍卖品,刚才还没注意,但是那个女人不是最近的玉女歌手菲丽吗?
留着一头性感及腰的黑长发,菲丽清秀的脸和电视上一样无比诱人,最让人震惊
的是她浑身上下几乎一丝不挂,就像是假人模特一样,呆站在舞台上,穿着黑色
蕾丝内衣裤,丰腴的臀部、丰满的胸部,还有纤细的柳腰一览无余。

  明明是这样羞耻的样子,她却两眼无神,身体僵直地站在那裏。

  而在后面的大屏上面投影了她的资料。

  「菲丽,22岁,职业歌手,身高170 厘米,体重95斤,三围……」

  除了字,还有她的一些漂亮的写真。

  在介绍完之后,台下的人就开始竞相出价,没一会儿就把价格炒到了20万。

  「这,这……」

  沈浩杰无比错愕。

  菲丽是当红花旦吧,在娱乐圈大红大紫的她哪裏需要出卖肉体呢?而且这可
能会毁掉她的生涯吧?

  而旁边的锺翔会心一笑。

  「杰哥,别担心,这就是这个组织的厉害之处了。」

  「组织?」

  「嗯,其实我也是被拉进来的,总之这是个很厉害的组织,拥有神秘的催眠
术,专门抓捕各种各样的女人进行拍卖,让客人出大价钱享福的同时自己赚钱。」

  「这是人口贩卖吗?」

  「不,这些女人事后都不会有记忆,也不会影响自己的人生。这裏的安保很
严密,不会有人能够带走视频和音频资料的。」

  沈浩杰一皱眉,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发现居然不知不觉被强制关机了,也打
不开。

  而台上的女歌手菲丽就如同锺翔说的,被催眠了,即使自己像是物品一样被
拍卖也没有任何抗议,男人的眼光扫过她身体的时候也毫无反应。

  而锺翔继续解释着:「女人被拍卖时候,都是放空状态,而她们之后提供服
务的时候,是有各种玩法的哦,比如意识清楚但是身体听话、灌注虚假人格、常
识修改等。」

  「不可思议。」

  沈浩杰长大了嘴,最后吐出一口气。

  锺翔意味深长地笑了。

  「杰哥,你就好好享受吧,反正价格你也承受的起吧?等一下会有很多女人
哦。」

  「好吧……」

  之后的拍卖也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35号,张美怡,年龄19,S 大学生,身高162 公分,体重……」

  舞台上这次站着的是另一个美女,身材依旧火爆,而且穿着的居然是旗袍,
更加凸显出了女人前凸后翘的特性。

  高开叉的旗袍下是肉色丝袜的美腿,匀称修长的线条一路从大腿延伸到了脚
腕,消失在高跟鞋中。

  「什麽?张美怡?!」

  沈浩杰大吃一惊,因爲他也听说过这个大二的本校美女,不但清纯可人气质
极佳,还是个模特,经常在网络上po出自己穿旗袍、汉服的照片,想不到她也被
抓来拍卖了。

  而锺翔再度笑着开口。

  「张美怡可是个骚货哦,别看她在学校没有男朋友,那是因爲组织给她催眠
暗示,让她不要和人太过亲密,才能够频繁来这裏被拍卖哦。」

  「好厉害,不过你这说的就像是……」

  「对,我操过她好几次,真的是水多活好。」

  看着锺翔猥琐的表情,又看了看舞台上被聚光灯照耀、浑身上下的肌肤无可
遮掩的张美怡,沈浩杰的下体一阵火热。

  「起拍价是2000」

  「这麽便宜?」

  「呵呵,反正都不知道是几手货了呢,只有那些屌丝和她本人还以爲她自己
冰清玉洁啦。」

  「那我……试试看……」

  「可以啊,等一下你就和她共度春宵,我也会找别的人的。」

  沈浩杰感受着喉咙的干渴,按下了加价的按钮。

  虽然被拍卖了很多次,但是张美怡依旧被卖出了2 万元。

  「好的,35号的成交价是2 万元,下面是36号——」

  看着舞台上已经被自己拍下的校花,沈浩杰饑渴地发现自己的裤裆都开始肿
胀了。

  直到现在他都还不能确认这是不是真实的。

  随即他就被侍者带离了这裏。

  「先生,请问你要和35号进行什麽玩法呢?」

  「呃……」

  被递过来一张表格,沈浩杰若有所思地看着上面各种各样的玩法。

  似乎是肉体的玩弄是随便自己的,而对对方的催眠操纵则千奇百怪。

  想了想,他说道:

  「就这个吧,让她觉醒本人的意识,可是身体必须听从我,清醒度的话——」

  沈浩杰若有所思地看着上面複杂的数值,开始耐心地填写。

  「这样。」

  「好的。」

  「她会不会逃跑?」

  「不会的,35号已经被催眠的很深了,而且时候会照例洗去记忆。」

  「好吧。」

            ···········

  经过了安排,沈浩杰被带入了小区的某幢别墅,似乎张美怡在自己之前就被
安排进去了。

  从外面看,这是普通的别墅而已,谁也想不到它的意义居然是桃色的交易。

  带着感慨和忐忑,他推开了门。

  「哇靠。」

  当他看见了裏面的场景时候,忍不住血脉贲张起来。

  刚刚还在拍卖的舞台上的张美怡真的坐在这个卧室的沙发上静静地等待着自
己。青白色的旗袍十分完美的包裹她的身躯,挺拔的酥胸露出了白皙的沟壑,柔
弱小窄的肩膀令人望而生怜,细细柳腰不盈一握,而一对肉丝玉腿刻意被安置成
交叠的样子,翘起的一只脚上是白色高跟鞋,让她的玉足更显神秘。

  几乎是一瞬间,沈浩杰的鸡巴就硬起来了,同时久违的对一个女人的沖动也
上来了。张美怡的白皙手臂也柔柔地露出,黑色长发被高高绾起,脖颈的线条勾
魂,樱桃小嘴被涂上了口红,整个人就像是娃娃一样精美迷人。

  自己要怎麽使唤她呢?

  兴緻勃勃的沈浩杰不再多想,对着眼前的旗袍美女下达了命令。

  「张美怡,醒来吧。」

  「……」

  只见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如同玩偶的张美怡在眨巴了几下眼睛之后,长长的睫毛轻轻舞动,黑白
分明的大眼睛也开始活色生香。

  如同破茧的蝴蝶,她真的表情变得愈发清醒了。

  沈浩杰看着美女涣散的瞳孔聚焦,心情更加亢奋起来。

  而张美怡在发出了「嗯」的一声后,修长的美腿也分了开来,仿佛睡醒的睡
美人,本能地站立起来。

  「呃……啊?!我爲什麽会在这裏??」

  突然,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周围,突然面色惊恐,大叫了起来。

  沈浩杰吓了一跳,想不到自己让她醒来之后她居然会如此激动,可是自己裤
子都脱了。

  「张美怡同学……」

  「你,你是谁啊?!变态啊!」

  张美怡看向了迫不及待脱光衣服的沈浩杰,羞得满脸通红,当她看见对方腿
间硬起的东西,更加是惊恐万分。

  她的确应该惊恐。因爲今天早上她只记得自己应该是要去拍旗袍写真的,可
是一眨眼怎麽就来到了这裏,面前的男人还一副好色的样子,脑子也浑浑噩噩的,
一切都让她不安极了。

  所以她摆动着双腿,急迫地想要离开这裏。

  「等一下啊张美怡同学。」

  「你是什麽人啊?让我走,否则我要报——咿?」

  张美怡呆住了。

  因爲就在对方叫自己等一下的时候,她的双腿真的就不听使唤地僵住了。

  「这,这是怎麽回事?」

  维持着走动的姿势,呆立在原地的张美怡不安地瞪向了沈浩杰。

  而男人看着真的乖乖听话的张美怡,鸡巴更加膨胀了。

  「你,你先冷静下来。」

  「这怎麽可能……」

  张美怡话说到一半,一阵强烈的飘忽迷幻感突然笼罩上来。

  只消数秒,她突然就发现原本的不安、愤怒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即使觉得
这很不正常,她却再也无法让心情有所起伏,能做的只有用波澜不惊的话语回答:

  「是的,我冷静下来了。」

  看着旗袍美女那骤然平複的表情还带着丝丝困惑,沈浩杰更加激动了。真是
神奇的催眠术啊。

  「你知道你被我催眠了吗?」

  「我……不知道,可是我现在很奇怪,爲什麽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却不能
害怕、生气。」

  水灵灵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张美怡柔声回答,语气有些无奈。

  「哦,因爲你被催眠了。」

  「是这样啊,我被催眠了。」

  「所以你会听我的一切命令哦。」

  「嗯,我知道了。」

  总觉得对话对自己不利,可是张美怡却怎麽也无法提起警惕心,只能继续顺
从地点头。

  「那你坐回去。」

  随着对方的命令,张美怡真的顺从地坐回到了沙发,接下来继续听从命令,
尽情地展示着自己的肉丝美腿,时而优雅地并拢,时而风骚地翘起,时而淫蕩地
分开。

  「这样够了吗?」

  被迫掀起短裙让对方看见自己的裆部,张美怡脸颊有些红,可是她也不知道
自己爲什麽如此自然地服从了命令,就像是整个人都沈浸在了浓浓的虚幻,一切
都不是真的一样。

  「呵呵,挺好的,不过你能不能回想一下自己接待了多少像我一样的客人呢」

  「这……」

  张美怡微微蹙眉,眼皮狂跳,就像是回想到了什麽不愉快的记忆。

  而在主人命令下记忆的闸门打开了。

  一分锺之后,她面色冷静地柔声说道:「我大概被10个不认识的男人上过了
吧。」

  「呵呵,想不到学校出名的校花是10手货呢。」

  这明明是应该生气的时候,张美怡却依旧无奈地被迫冷静,甚至连心情波动
是什麽感觉都忘记了。

  而沈浩杰已经忍不住了,他指向了圆床。

  「你现在躺上去吧,我要上你了。」

  「是。」

  张美怡点了点头,随即姿态优雅而又缓慢地走到了床上,在脱下了高跟鞋之
后,露出肉色带粉的玉足,呈现大字形躺在床上。

  而沈浩杰终于被女人那予取予求的样子激发了兽性,直接扑了上去,对着张
美怡上下其手。

  「嘿嘿,真是美女啊。」

  当他的手拂过了她的小蛮腰和酥胸的时候,鸡巴更加直接地顶到了裙下的裆
部。

  「嗯……」

  张美怡发出了甘之如饴的闷哼,脸色坨红诱人。

  明明是被不认识的人强奸,可她却连对心情不正常的平静都无法苦恼起来,
只能顺从地让男人索取自己。

  而看着女人带有情欲却没有爱意的脸,沈浩杰继续说道:

  「那麽,现在你要爱上我,爱上和我做爱的感觉。」

  「啊……是……」

  听到命令的一瞬间,张美怡就开始芳心大动,开始主动搂抱住了沈浩杰的脖
子,小蛮腰也诱惑地扭动着。

  撕开了丝袜的裆部,裏面并没有内裤,还能感觉到被淫水浸湿的阴毛,沈浩
杰兽性大发,掰开了张美怡的双腿,肉棒直接挤进了她的阴道裏。

  「啊啊啊……」

  阴道被入侵的张美怡也忍不住发出一串淫叫。

  她的身体果然被开发地很骚了,即使这样阴道依旧紧緻而湿滑,再加上肉壁
亲昵的紧贴,沈浩杰只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被勾走了。

  「哦…………好爽,噢噢噢……!」

  男人抽插了一会儿,索性更加贪婪地骑到了女人的身上,分开她的腿大力抽
插着。

  肉棒在阴道裏抽送,没一会儿就让女人的下体满是淫水,在强烈快感刺激下,
诞生出了无限爱意和快感的张美怡扭屁股扭得更卖力了。

  「牵手。」

  「嗯嗯……哦哦……」

  两个人十指相扣,就像是真正的情侣一样。

  而看着张美怡充满享受的魅力的脸,沈浩杰玩弄女人的心魔也被激起了。

  「等一下你会完全恢複正常,但是身体是不能反抗我,要继续做爱的哦。」

  「嗯……嗯……是……哦哦……」

  「那麽恢複吧。」

  「噢噢噢——啊!」

  发出了一声长吟之后,张美怡朦胧的眼睛闪了闪,然后脸色大变。

  「你在做什麽啊!」

  她绝望地尖叫了起来。

  「嘿嘿美女你清醒了呢。」

  沈浩杰冷笑着,更加用力地插入,阴道被野蛮塞满的感觉让张美怡不得不经
常要紧嘴唇免得自己叫出声。

  「强奸啊……谁来救救我……爲什麽……啊……不能动。」

  更让她惊恐的不是自己穿着旗袍丝袜被强奸,而是自己身体不听话地在迎合
她,两腿努力地分开让肉棒插得更深。

  「想要动?可以啊,但是你不能挣脱我哦。」

  「不要……不要……啊……啊……啊……」

  听命之后,虽然张美怡能够稍微挣扎一下,可是自己的力气却好小,依旧是
完全被压制,只能逆来顺受地进行活塞运动,甚至自己的手都还和对方像是情侣
一样地紧握着。

  不要,不要!

  张美怡又怕又急,可是随着无用的挣扎继续,她逐渐体力不支,终于只能瘫
软地倒在床上让对方推送、索取。

  「啊!!」

  她觉得肉棒越来越硬,正在顶入阴道的最深处,而身体也因爲欢愉颤抖不已。

  「哦哦,真的只有爽啊。」

  「不要……嗯……啊!」

  她的肉丝美足也绷紧起来,像是一条弧线,无奈的悬在半空。

  「啊啊啊……」美腿不断颤抖,奶子也摇摇晃晃,淫蕩的样子让人看了就会
硬起来,更别提处于淫欲中央的两个人了。沈浩杰失去理智地抽插,而张美怡也
只能像是水上孤舟,随着水流的律动而摇曳着、扭动着。

  「哦呜嗯…………啊啊啊……」两个人的交合处一片狼藉,沈浩杰不留情的
抽插让阴道口吐出了白沫,淫乱母狗一般的张美怡也毫无平日校花的风采。

  「啊……啊啊啊……哦哦咿咿咿……!!!!」终于,炽热的液体挤满了身
体,让她被送上了高潮。

  而恍恍惚惚的时候,她听到了对方的话语「你会忘记这一切,在平时也会越
来越期待男人的插入……」

               ·····

  「咿?」

  穿着旗袍的张美怡回到宿舍的时候,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就像是做了个梦,自己一眨眼就拍完了写真集然后站到门口了呢,天都已经
黑了。而且头还昏昏的,就像是激烈运动了一整天。

  「是今天摆姿势太累了吧。」

  张美怡困惑地撅起嘴,然后觉得自己的思想不可控制地被导向了那个方向。

  嗯,没什麽好奇怪的呢。

  她喃喃自语然后突然觉得下体隐隐作痛。

  「怎麽回事……」

  她下意识摸了摸旗袍,突然发现旗袍的肉色丝袜居然裆破了,而且自己没穿
内裤,下体湿漉漉的。

  似乎有什麽东西被自己遗忘了。

  虽然这样,可是张美怡没办法思考,因爲在碰到下体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发
出了动情的嗯哼。好舒服,原来自己的下体这麽柔软、性感啊。之所以湿湿的,
其实是自己发情了吧?真想要让阴道被填满啊。

  另一边。

  「杰哥,怎麽样?」

  开着跑车在公路上飞驰,锺翔一副畅快的样子对着沈浩杰搭话。

  而抽了一根烟的沈浩杰感受着风,点了点头。

  「爽!」

  「嘿嘿,这个组织可真厉害呢,能够让那些平日过着普通生活的美女都变成
我们的玩物。可以让女大学生把你当男朋友,让人妻把你当老公,甚至也可以让
她们不认识你却乖乖听话哦。」

  「嗯,开啓了全新的大门呢。」

  如此笑着的沈浩杰再度点了一支烟。

  而在淫欲暂时被满足之后,他的欲望其实更加膨胀了。

  如果能够靠着这个得到雅仪的话,自己不就无憾了?

  「对了翔子,你能不能联系那个组织的人?我也有想要单一调教的对象哦。」

  「是雅仪吗?」

  「没错。」

  「呵呵,爽快人,我等一下给你组织的内部电话。其实组织能够存在这麽久,
我猜他们在警察局有内鬼,而且绝对有女警和女官员被催眠洗脑,变成他们的助
手了哦,否则也不可能存活这麽久了嘛。」

  「好!」

  在激动地点头后,沈浩杰更加激动地畅想起了未来。

  而在夜晚的台北警察局。

  这裏无论什麽时候都有着来来回回的警察,爲了保护市民而在努力着。

  某个办公室,一名相当美豔的女警察正坐在桌子前,面色凝重地看着电脑。

  楚雅仪,是新进入系统的警察,因爲其成绩优秀,直接就被分派到了刑事科,
而她的年纪虽然不大,可是却相当有成熟妩媚的感觉。现在的她蓝色警服底下是
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窄裙,穿着得体合身,脚上是4cm 的高跟鞋,配上薄薄的肉
色丝袜,一副都市丽人的样子。

  不过她正在看着上司群发的邮件,内容是一起疑似跨国人口买卖的犯罪,还
有女同事失蹤了,因此要求女性警察注意安全。

  从小就嫉恶如仇的她当然没办法掉以轻心,在思考着的时候,及其修长的被
肉丝包裹的双腿也忍不住交叉起来,焦躁地抖动。

  有同事失蹤了,还女性,恐怕兇多吉少,最糟糕的是她一点线索都没有。

  其实这件事不归自己管,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住想要打击这种恶劣的犯罪。

  「如果我是男人,应该可以被分入重案组吧。」

  她幽幽地歎了一口气,同时拨弄着耳旁的短发。

  同时,她暗暗对于自己女人的身份感觉到了无奈。

  从小到大,自己都是个假小子,但是随着长大了她也知道男女有别,因爲是
女人,自己被要求优雅、温柔、隐忍,这和自己的脾气是相反的。其实她想要自
由和平等,穿着丝袜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窄裙也限制了自己的行动,高跟鞋让
自己不能快步走,这是对女性的不公平。

  还有内衣的束缚……

  这就是楚雅仪爲什麽不喜欢和男朋友亲密接触的原因。她总觉得在爱情中女
人是弱势的一方,是被掠夺的一方,这让脾气硬气坚强的她非常不喜欢,可是那
个人的纠缠也让自己很烦,索性就吊着让他自己离开。

  至于案件,因爲没有线索,她只能歎了一口气然后关上电脑,準备下班。

  在非工作时间,她是不会穿充满女人味的丝袜和短裙的,因爲她觉得自己应
该和男人一样自由自在地活着。所以之后她在更衣室换上了半袖和一件运动外套、
运动长裤,以及中性的跑鞋。

  「真希望案件能够快点解决啊。」

  独立而高冷的丽人如此呢喃着,最后消失在了夜色中。

            ···········

  几天后。

  「雅仪,你有空吗?我们好久没约会了哦,也是时候——」

  「不好意思我最近在查案子。」

  「可是,我真的很想你,如果你很忙,我就在你的晚饭时间来找你,和你一
起吃总可以吧?」

  听到电话那头男朋友坚定的话语,楚雅仪一阵无奈。

  「算了,我今天晚上把值班取消,要去哪儿?」

  「太好了!就去白鹤楼吧。」

  沈浩杰喜出望外,他立刻就和楚雅仪约定了晚上。

  到了下班时间,楚雅仪照例换下了自己的警服和丝袜,甩了甩干净利落的短
发,穿着帅气的中性服装到了约定的地方。

  这裏是一家装潢考究的饭店,环境优雅,还有乐师演奏钢琴,至于菜品更是
高端。

  以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坐到了对面,楚雅仪对着面前的男朋友点了点头。

  「久等了。」

  「不久,不久……」

  虽然楚雅仪的姿态还不够有女人味,可是她的底子太好了,在灯光烘托下显
得美轮美奂,举手投足之间都显得温柔妩媚。

  美人的样子看着沈浩杰直吞口水,他一边觉得对方的诱惑真是太大了,一边
又想着如果让她更加女人,不就完美了吗?

  今天,就是自己开始计划的那一天了。

  所以当一道道精緻小菜被端上来之后,沈浩杰一个劲儿地给楚雅仪夹菜。

  「雅仪,吃多一点哦,你上班太辛苦了。」

  「并没有……」

  楚雅仪对于对方殷勤的态度其实并不感冒,她微微皱眉,但是爲了礼貌也是
慢慢吃下了,同时爲了排解上班时候的压力,她端起红酒小口啜饮。

  「对了雅仪,你在忙什麽呢?」

  「一些案子而已。」

  「会不会很危险。」

  「不会。」

  听着男朋友各种打听,楚雅仪也只是无聊地看向一旁。

  不知不觉,她有些倦怠了。

  打了个哈切之后,她想着自己该不会是太困了吧。

  而且,这家餐厅的灯光也不知不觉变得暗了下来,让她觉得意识更加朦胧。

  「雅仪,你还好吗?」

  「我……还好……」

  她困倦地眨了眨眼,觉得身体软绵绵的,几乎要坐不稳了。

  而对面的沈浩杰却一副喜笑顔开的样子让自己不解,对方在高兴什麽呢?

  而沈浩杰在欣喜之余,忍不住喃喃说道:

  「不亏我花了100 万请催眠师对你催眠改造啊。」

  「什麽……改……造!」

  楚雅仪的眼皮开始跳动,听到了不妙的词语之后,她瞪大眼睛,努力支撑身
体站了起来。

  「雅仪,你的红酒裏有催眠药,不要担心,改造之后,你就会完全变成我的
女人了。」

  「你说什麽?」

  楚雅仪的心髒开始狂跳,巨大的不安让她四下环顾,想要喊人求救。

  「不要挣扎了,我包下了这家店,这裏都是我的人。」

  「你……对我做什麽?」

  楚雅仪只觉得浑身力气终于被抽干了,身体轻飘飘的,四肢无力地瘫软坐回
椅子上。

  而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是不认识的女声。

  「沈少可真是杀伐果断,对于喜欢的女人,就要干净利落地夺得芳心哦。」

  沈浩杰表情複杂,他看着女人,低声说道:

  「你们最好能够在事后让她忘记我做的事情,否则后果很严重。」

  「呵呵,放心吧,除了你希望的暗示,楚小姐什麽都不会记得哦。」

  妩媚的女声就像是锺声一样回响,让楚雅仪的心开始下沈。

  (自己被暗算了。)

  她完全不知道前因后果,可是通过两个人的对话,她只觉得如果自己不想办
法逃离,就要万劫不複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

  昏迷之前,她努力回头想要看一看对自己下毒手的人,可是最后她也只看见
了一双葱白纤细的手,手指如同蛇一样地对自己舞动。

  「楚雅仪,你看着我的手,听我的倒数,然后让意识进入最深处,三……二
……一。」

  楚雅仪的意识也在同一时间完全消失了。

     ························

  「呃……咿?我在……」

  当楚雅仪醒来的时候,她看见的是自家天花闆,自己躺着的是自己的床。

  她发了一会儿呆,才坐起了身体。

  昨天发生了什麽?

  总觉得有一阵记忆的空窗期,而且脑子也晕乎乎的。

  无论她如何绞尽脑汁还是想不起来怎麽回事,她最后只能将其归结爲一切正
常,只是自己睡糊涂了。

  走到镜子前,她看见自己穿着的是平日的粉红色成套内衣裤,可是大腿上居
然裹着一条黑色的薄丝袜。

  雪白的上半身和薄黑的下半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楚雅仪忍不住呆了。

  自己怎麽穿着丝袜睡觉呀?

  明明自己对于这种束缚女人下半身的东西——并不讨厌。

  突然,她才发觉,自己的美腿是多麽好看迷人。从脚尖到腰部,丝袜一寸一
寸地包裹着自己的腿部肌肤,光是看着就能够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丝绢亲吻肌肤
的似有若无的触感,令人面红心跳。

  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大腿,感受着丝滑的爽感,还有下半身像是囚笼一样的
被控制感,楚雅仪居然觉得有些动情了。

  「嗯……」

  她因爲自己漂亮的美腿而陶醉着,忍不住转了一圈。

  自己拥有这样漂亮的腿,就应该展示出来啊,爲什麽要脱下丝袜呢?爲什麽
要用裤子毁了美感呢?

  她对自己的想法没有怀疑,于是放弃了脱下丝袜,直接穿上了一件雪纺的围
腰短裙,让自己的黑丝美腿更加显着。

  这是因爲今天是休息日,自己并不需要穿警服。

  也不知道爲什麽,她就是知道自己今天和男朋友有约定,要在上午就碰头呢。

  明明喜欢在平日穿着休閑的打扮,可是她今天却无比精緻地在镜子前打扮了
半个小时,然后穿上一件米色轻薄罩衫,底下是纯白的半袖,让自己青春姣好的
女体被凸显出来。

  「是时候出发了呢。」

  她看了看时锺,刚好是10点。

  怎麽这麽巧?

  她摇了摇头,觉得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于是走到了玄关,犹豫了一会儿,她
选择了一双5 厘米的高跟鞋,穿着高跟鞋的她不得不以优雅妩媚的动作走路,爲
了不走光,她更是要小心地用拘谨温柔地控制好一分一毫,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
是个女人。

  女人,是男人的附属,是脆弱、无助的,必须要依附于男人才能够保护自己、
获得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