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学生校园>客房服务

客房服务

健民从厕所出来,刚好看到一位完成Checkin手续,准备提行李到房间的

    女客人。这位女客人看来年约三十来岁,套装打扮,典雅成熟。健民一眼立刻

    喜欢上她,于是自告奋勇上前替她提行李。不过女客人只是商务旅行,行李轻

    便。加上她可能吝啬给小费,于是婉拒了健民提供的服务。

    ‘她住在哪间房呢?’健民回到柜台后,眼睛仍贪婪地望着女客人消失在

    电梯门后的身影,这样询问着小杰。

    ‘1033???健民,想要行动的话等我换班后一起去好吗?’小杰站在柜

    台后要求着,他知道健民又找到猎物了。

    ‘下一次吧。’健民边回答,人已经走到电梯门口了,微笑道:‘如果她

    是来商务旅行的话,我保证她下回依然会选择我们的旅馆下榻。’

    两分钟后,健民来到了1033号房门口。他整整衣服,然后敲了敲房门。

    ‘谁呀?’里面传来女客人的声音。

    ‘RoomService。’健民回答。

    女客人打开房门,一看是服务生,便没好气地道:‘我没有叫RoomService

    呀,你搞错了吧。’

    ‘是的,小姐。您是没叫。’健民客气地回答:‘刚才有人通知,前面一

    位房客忘了样东西在这里。不过我们的清洁人员并没有发现,所以我想再检查

    一下。’

    女客人一脸不悦:‘那是他的事,这房间我已经Checkin了,我有使用权。’

    ‘不会耽搁您十分钟的。’健民和颜悦色地回道。

    女客人见他还算诚恳,便示意让他进来:‘好吧,不过动作要快,我已经

    很累了。’

    ‘谢谢您,小姐。’他进去时,顺手在门把上挂上了“请勿打扰”的字牌。

    现在,健民更可以慢慢欣赏这位女客人了。她脸上抹有淡淡的妆,有些倦

    容,可是难掩她天生的丽质。她穿着一件连身窄裙,搭配一件无扣的西装式小

    胸衣,使她整体看来更显成熟妩媚。当健民跪下藉口搜寻床下时,他更惊艳她

    在透明丝袜覆罩下的那双完美无暇的玉腿。健民心想:这回真的是碰到好货色

    了。

    健民很技巧地从口袋中掏出一条金丝项炼,洒在床下。然后又假装发现宝

    贝似地将它拾起,拎在女房客的眼前道:‘原来前面那位房客找的是这个。’

    女房客看到金丝项炼有些心动,不过仍摆出她一贯的态度道:‘好吧,你

    的任务完成了,我要休息了???’

    ‘好的,小姐,我不打搅了。’健民道过晚安后,自顾自地把玩着这条项

    炼:‘嗯,看似普通的项炼,可是的确非常的金碧辉煌,难怪主人会舍不得它。它不仅是值钱而已,看久了,好像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依然将项炼置

    于与女房客眼睛同样的高度,不停地旋转着。试着让反光的角度,刚好都辉映

    在女房客的双眸中。

    经健民这样一说,女房客有些被那金碧辉煌的光芒所迷住了,便附和道:

    ‘哦,真的吗?它有什幺秘密?你倒说说看。’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仔细看它璀璨的模样,好像每闪一次,光芒都比

    以前更亮些,更亮些。像是在山洞中埋藏已久的宝藏,忽然有一天被人挖掘出

    来,那耀眼的光芒,令人无法直视,可是又无法不去看它。’

    ‘嗯,是这样的吗???’女房客现在眼中只有项炼,和它辉映出来的光

    芒。如果有一下子,健民将反光的角度调往别处,不让它直射到她的眼底,她

    反而感到有所失落。

    ‘盯着它看,你彷彿被所有的光芒包围了。你在这层层光芒的中心,就像

    在梦境一般,全身轻飘飘的,没有烦恼,没有压力。这种轻松舒适的状态,是

    你梦寐以求的,不是吗?’

    ‘啊,是的。好放松,好舒服啊???’女房客的肩膀慢慢松弛下来,目

    光也渐渐没有焦点,尽管她好像还盯着项炼不放。

    ‘你叫什幺名字?’健民见女房客已经进入开放接受暗示的状态,便大胆

    发问。

    ‘我叫安琪???’安琪用几乎听不到的唇语回答,她显然非常陶醉在这

    个飘飘然的状态中。

    ‘安琪听好。等一下我拿开项炼的同时,你会闭上双眼。闭上双眼后,你

    只听的到我说的话。事实上,你只听我的话。知道吗?’

    ‘知道???’

    于是健民移开了项炼,几乎在同一时间,安琪闭上了她的双眼。

    ‘安琪,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

    ‘能???’

    ‘很好,安琪。你已经被我催眠了。在这个状态下,你不会进行任何的思

    考,也不会有自己的想法。除了听我的话以外,知道吗?’

    ‘嗯,我只听你的话???’安琪脖子歪在一旁,显然睡的很深。

    ‘听好,安琪。现在我要你开始意淫,就是性幻想的意思。我要你回忆你

    所经历过,或是幻想过最淫荡的事。然后将这些事加诸在自己的身上,努力使

    自己达到高氵朝???’

    ‘嗯嗯???啊啊???’健民话还没有讲完,安琪已经开始呻吟起来。

    ‘当你意淫到快受不了的时候,我要你张开眼睛。当你看到我的时候,你

    会渴望将所有的淫欲都发泄在我的身上。那时候,只要我会跟你做爱,要你做

    什幺你都愿意。’健民下完指令,便退在一旁静静地欣赏。

    ‘喔???呜???啊啊???’安琪的声音由呻吟开始转为娇喘。她的

    身子不断地颤抖着。健民知道她已经很进入状况了。

    没多久,安琪欲火焚身了。她忍不住地脱掉了上衣和洋装。剩下内衣裤和

    丝袜的她,更显得妩媚动人。健民见状,赶紧也将自己的衣裤脱去。

    安琪还来不及除去内衣裤,就张开了眼睛。她一看到健民,满脸媚态地央

    求道:‘求求你,占有我???’

    ‘可以,不过你得跳个脱衣舞给我看。嗯???要有职业水准的。’健民

    此时早已躺在床上就绪。他用双手将自己的头部枕高,好来欣赏安琪完美无暇

    的胴体。

    ‘是。’安琪应声后,开始幻想自己是高级职业脱衣舞娘。她抖了一下胸

    部,然后娇羞地除去了胸罩。接着又将自己的玉腿抬到床上,缓缓地退去了丝

    袜。最后又扭动了几下屁股,然后徐徐地拉下了内裤。

    健民看的是目瞪口呆,血脉喷张。他没想到安琪幻想世界中的脱衣舞娘静

    是如此的有职业水准。小弟弟早已肿胀的难以忍耐的地步。

    ‘来,为我吹箫吧。过了这一关,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了。’健民命令

    道。

    安琪顺从地爬上了床。脱掉了健民的内裤。她先用双手盈握着健民的那话

    儿,然后低头用舌头舔了几下健民的龟头。最后再将整跟阳具吞没在她的热唇

    里。

    健民真的没想到安琪人长的漂亮,技巧也如此的高超。他再也忍不住了,

    于是她推开了安琪,将她压跪在床头,提高她的屁股,准备从后面进入:‘当

    我插入的时候,你会配合我达到高氵朝。当我射精时,你会在高氵朝中结束自己?

    ??’

    ‘是???啊!’果然在健民插入的瞬间,安琪达到了高氵朝。然后随着健

    民的抽插,安琪被所带来的快感淹没在阵阵高氵朝当中。最后健民射精了,安琪

    便软倒在床头。

    ‘睡吧,安琪。当你醒来以后,你将不会记得刚才的一切。你会带上这条

    金丝项炼,并且视它为你个人非常重要的东西。当别人询问,或是称赞这条项

    炼时,你会无动于衷,或只是礼貌性的回答。然而,当你听到我的赞美时,你

    会不自主地去看它,然后会在瞬间被它所催眠,进入完全听命于我的状态。你

    会跟柜台留下详细的联络方式。以后只要你来这里商务旅行,你一定会选住这

    间旅馆。’

    健民亲吻了一下安琪的额头后,悄悄地下床,穿好衣服。然后开门取下门

    把上“请勿打搅”的字牌。关门,走人。

    没多久,安琪悠悠转醒。发现衣物散乱一地,然后自己却一丝不挂地躺在

    床上。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只是搔头抱怨下午的会开的实在太累了。因

    为已经脱光了,干脆就去浴室洗了一个澡。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床头多了一条金

    丝项炼。她虽然不明来处,可是总觉得自己跟这条项炼很有缘。于是她拿起项

    炼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看看时间还早,便换上休闲服装,准备去逛夜市。她下

    楼经过柜台时,忽然希望这旅馆能经常告诉她折扣的消息。因为她想只要来这

    边出差,就住这间旅馆吧。

    ‘这幺喜欢我们这间旅馆吗?’柜台服务生在她留下详细地址电话时问道。

    ‘嗯???你叫什幺名字。’安琪看这爱搭讪的服务生还满可爱地,便顺

    口问道。

    ‘我叫健民。健康的健,国民的民。’

    ‘健民,很高兴认识你。’安琪跟他点头示意,然后转身离开。

    ‘我也是,安琪小姐。’健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这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