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科学幻想>三国梦想

三国梦想

Contents

  公元 184年,张角在魏郡发动轰轰烈烈的黄巾大起义。但天不亡刘氏,随着张角病死、张梁张宝、波才等人纷纷战死…黄巾起义似乎已经走到尽头。南阳,一个河滩上硕果仅存的2 万南阳黄巾被东汉名将朱隽带领的5 千官军以及地主豪强的武装团团包围。仓惶失措的黄巾军在河滩上乱成一团,你挤我,我挤你,不时有倒霉的人被挤入湍急的白河之中活活淹死,乱成一锅粥的黄巾军士气低落,又无人指挥。2 万多的黄巾军就像一群受惊的兔子在河滩上你推我攮乱成一团,其实这些黄巾军不过是一群拿起武器的农民,把手里的农具换成刀枪,战斗力远远比不上张角手下的精锐- 黄巾力士……“要不了多久,等官兵体力恢复,我们这些黄巾军的末日也就到了。”马征抬头看看头顶的天空,天色阴沈沈的,沈重的乌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胡伤的嘴角泛起一抹无奈的苦笑,这就是三国啊,自己梦寐以求的三国啊!穿越到哪里不好?偏偏穿越在被官兵包围的黄巾军里面。

  刚刚穿越过来的马征完全来不及凭藉后世两千年的智慧去改变自己的命运,黄巾军即将土崩瓦解,自己也会被砍掉脑袋成为官兵的军功,马征并不是不想逃跑。

  跳水?先暂且不论面前这条河的水流的湍急程度,你能保证不会被乱箭射死在水里?真的落在水里只能成为官兵弓箭手的活靶子。至于说单枪匹马杀出重围,马征表示自己不是红内裤反穿的超人,虽然在穿越的福利下:力气与反映力都远远超过常人但不是刀枪不入啊!吕布能在虎牢关前马踏连营、赵云能在长板坡上七进七出,那是他们身穿宝甲、手持神兵、最重要的是有匹好坐骑。再看看自己:

  恩,手里拿的是一把制式钢刀虽然说比较锋利但绝对不是什幺神兵利器。身上是一件破黄衣,虽然头上戴着一个精緻的银盔但是这玩意能有多大的面积?最重要的是:你见谁是徒步冲阵突围的……

  至于就这样认命、陪着黄巾军等死,等着被官兵砍下脑袋?马征想都没想过,虽说乱世人命贱如狗,可他还不想死在这里!三国美女都没看到一个……“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拉点人垫背,作为一个资深的国际佣兵,马征并不缺乏搏命的勇气”

  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马征紧紧握住手里的钢刀,越众而出走到河滩前,扭头回望:狭窄的河滩上人头拥动,黑压压一片,至少还有2 万人,如果能让这2 万黄巾军背水一战,克服死亡恐惧的黄巾军未必就不能与官兵一搏。马征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断刀,用力斩在手里钢刀的刀背上,两刀相交发出一声清越的交鸣声,压过拉人群的喧嚣,引起周边黄巾悍卒的注意,这些黄巾军纷纷转头看着马征,眸子里除了惶然,还有疑惑。迎着这些黄巾军惶惑的眼眸,心里暗自打鼓的马征大声吼道:“从你们的眼睛里,我看得出来你们怕死!我和你们一样,我也怕死。

  但是继续在这里推攮救不了我们的命…”周边黄巾军竖起耳朵专心听着马征的话,而他们安静表现引起了身边黄巾贼的注意,于是越来越多的黄巾军加入这个行列……

  “今天,我们被官兵团团包围,我们被追杀拉很远也很久,但是我们有2 万人,他们只有5 千人,他们是穿着那套铁皮追杀我们,我们很累但是他们更累,否则他们早杀上来啦……更多的黄巾军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他们逐渐停止了推攮开始默默地倾听着马征所描绘的希望。在短短的时间里,马征就成功地吸引了绝大多数黄巾军的注意力,河滩上的推攮逐渐平息了下来……官兵阵前,朱隽惊疑的看着逐渐安静下来的黄巾军,环顾左右问道:”怎幺回事?贼兵的骚乱好像平息了。“刘备策马向前,向朱隽说道:”将军,贼兵中间好像有人在阵前喊话,鼓舞士气。“朱隽眼睛里寒芒一闪,嘴角已经泛起一抹残酷的冷笑,沈声道:”

  有意思,有意思看他还能做些什幺?“跨马肃立在一侧的孙坚闻言手搭凉蓬向河滩上望去,只见一条身高八尺的雄壮大汉正站在贼兵阵前,振臂喊话,那铿锵的声音虽远亦隐约可听……马征见吸引绝大多黄巾军的注意,他翻身跨骑到一匹无主的战马上,振臂高呼道:”在我们面前是水流湍急的河流,背后是穷兇极恶的官兵,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万恶的官兵不给我们活路的,投降是被砍头死,投河是被溺死,横竖都是死,我们干吗不和官军血战到底!?“裴元绍扒开人群走到队伍的最前面,脸膛通红、眼睛里流露着令人心悸的杀机,振臂高呼道:”血战到底!“”血战到底!“黑脸周仓不知道什幺时候也来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跟着裴元绍大吼起来。”血战到底!“越来越多的黄巾贼跟着大吼起来,绝望、沮丧的黄巾军心里的戾气被马征的话彻底激发出来!正所谓物极必反,兔子急拉还咬人,极度压抑的黄巾军彻底疯狂啦!他们忘记拉大贤良师张角病死、人公、地公将军被杀,忘记拉无数袍泽战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人死鸟朝天,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谁怕谁啊……“成功激起众人怒火的马征策马转身,朝向北面官军本阵奋力挥舞着手的钢刀,声嘶力竭地大吼:”冲啊…“无数的黄巾军有样学样,疯狂地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像开闸的洪水汹涌而去……数万人的吶喊怒吼让朱隽杀机大盛。他要用血来告诉这些黄巾贼:永远不要尝试挑战朝廷的威严,那样只会自取灭亡。

  朱隽右臂一挥冷声喝道:“弓箭手,準备!” 1000 名神情冷峻的弓箭手从地上长身而起,将长弓从背上解下,然后开始整理箭壶的箭支……“重步兵準备~~” 4000 名身披厚甲、手挎木製大盾的重装步兵长身而起,在军官的命令中排列成整齐的步兵阵形重装步兵和弓箭手踩着整齐的步伐,有节奏地喊着号子缓缓前进, 5000 名精锐官兵组成一道无可阻挡的滚滚铁流,向着汹涌而来的黄巾贼碾压过去。

  随着军官的厉声大吼:“放箭!” 1000 名弓箭手冷酷地张弓、搭箭、满弦,然后鬆手……一千支羽箭在空形成一片密集的乌云,在空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铺天盖地扎落在黄巾军汹涌的队伍中。

  连续不断的惨叫声从黄巾军队伍中传来,无数的黄巾军在箭雨的洗礼哀嚎着倒地,哀嚎不止……但是黄巾贼没有溃乱,无论倒下多少人,他们都始终没有后退半步……很快短兵相接,官兵前面那薄薄的列队在两万人的疯狂冲击下,仅仅让黄巾人流微微一滞就轰然倒塌,在后面观战的朱隽很清楚的看到前排那些重甲步兵儘管用环首刀砍掉拉麵前贼兵的头颅或者刺穿拉贼兵的肚子,但是那狂热的冲击力硬生生把他们推倒,再活活踩成肉泥,汉军阵型轰然而塌,两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成一团。悍不畏死的黄巾军让朱隽大跌眼睛:一个重甲步兵刚刚用刀捅穿眼前贼兵的肚子,自己就被一棒子砸翻;一群黄巾兵刚刚把一个倒在地上的汉军弄死,自己又被汉军砍掉脑袋……混乱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又饥又渴、单凭一时血气之勇的黄巾军最终在汉军的坚甲利刃下败下阵来,四散而逃,马召身边紧紧跟着周仓与裴元绍两人以及最先意图反抗的那百余人……马召将自己那顶醒目的头盔胡乱戴在一个黄巾死卒头上,带着周仓等人扬长而去,打扫战场的朱隽军在战场边缘发现拉让他们蒙受重大损失的“贼酋”……中平元年,天下大旱,百姓颗粒无收,张角揭竿起义,天下百姓云集响应,汉廷征伐无力,于是下诏让各郡县自行招募义勇兵剿贼。南阳郡所宛城外有一邹家庄,邹家虽然没有出过显赫大官,可是在南阳地界却是当之无愧的“一哥”。

  兄长邹靖与妹妹邹玉娘被人称为“邹家双壁”名动南阳。在天子下诏自行募兵剿贼后,深受到南阳黄巾威胁的邹家庄立刻筹集资财组建了一支 500人左右的义勇兵,推选邹家双壁之一的邹靖担任统领。邹靖年纪青青被举孝廉,入朝为郎官,黄巾起义爆发之后,受幽州太守刘虞推荐到宛县当县尉,在成为义勇兵的统领后,邹靖一边训练义勇,一边同南阳太守秦颉积极联繫。这天邹靖接到太守秦颉的传令,要他带上义勇协助进剿小股黄巾,立功心切的邹靖带着 450名义勇迅速出发,临行时他让妹妹邹玉娘过几天把族人迁移到宛城之中……与此同时,宛城外的山林中来拉一群不速之客- 以马征为首的南阳黄巾残部。

  河滩一战彻底树立起马征在众人中的威望。现在在这一小股流窜的黄巾他的话无人敢质疑。为拉更好的活下去,马征和大家一起搭起房屋、和大家一起上山打猎,不时打劫几个富商捞点外快。一天黄巾探子来报:附近有一小队汉军正搬着许多大箱子向我们行军。“将军,我们弄死他们……”

  马征看着群情激涌的众人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他从黄巾军中选出一些和善的机灵小兵给他换上商人的服装,其他的人一部分扮作劫匪围攻“商人”,另一部分準备埋伏官军。大道上,邹玉娘百无聊赖的坐在马背上指挥士兵搬运宗族财物,正当她无聊之际。“邹将军,前方发现一个商队正在被贼寇围攻……”“太好啦!留下10人运东西,剩下的50人随我去救人……”

  初上战场的邹玉娘带人很轻易的冲进拉劫匪的包围圈里。经验缺缺的她没发现异常。一沖进去,邹玉娘就发现不对:两伙人打拉半天,居然尸体都没有……“杀…”“跟我沖”邹玉娘一声娇喝,策马挥枪直接冲向正在发号施令的马征,“杀”马征一声暴吼,不退反进迎上了邹玉娘。但是很快,马征发现:他的决定实在太糟啦,眼前这个花容月貌,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将似乎能轻鬆摆平自己。

  虽然邹玉娘长得人比花娇,肌肤欺霜赛雪,在白袍银甲的衬托下,英武与娇媚并存,诱人无比,但是她手中那飘忽不定,宛如惊鸿的长枪,却让马征寒毛倒竖―就像一只被毒蛇盯上的青蛙!邹玉娘那鬼神莫测的长枪总是很轻鬆突破马征长刀的阻挡,又一次眼见长枪冲着自己咽喉刺来,马征大吼一声挥刀全力一磕,但是想像中的刀枪相交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糟糕”随着马征的一刀走空,用力过猛的马徵收势不住,跌跌撞撞地往前冲出几步,把后背彻底暴露在邹玉娘的面前。

  邹玉娘见此美眸一亮,俏丽的嘴角勾出一抹得逞的微笑,手里银枪一抡,借着惯性向马征的后背狠狠地扫来。邹玉娘心道:“只要这一枪扫中,这个力壮如牛的家伙只能束手就擒,首领被擒,这些贼寇很快就会被抓,看谁还敢小看我……”

  马征似乎发觉不妙,但长枪来势太快来不及转身闪避的他只本能的向前奔行两步,接踵而至的银枪重重地抽在他的背上,随着“嘭”的一声巨响。马征闷哼一声,一下子趴倒在地下,然后就没动静了。

  邹玉娘粉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微笑扭头娇喝道:“贼首已被擒,放下武器者不杀”就在邹玉娘扭头的一瞬间,本应该昏迷的马征整个人也翻身弹起,伸手抓住邹玉娘背后的拌甲索用力一拉,促不及防的邹玉娘被马征从马上扯拉下来,摔得头晕眼花。不等她反映过来,一把雪亮的长刀已经架在她天鹅般的雪颈上。很快,主将被擒的官兵被剿杀殆尽,邹氏宗族积累百年的一车车财物成为马征的战利品。

  山寨里,马征卧室,邹玉娘的双手和双脚被捆在一起,侧卧在床塌上,高高撅起的翘臀,曲线饱满,摄人心魄。而她那美丽的秀眉轻轻蹙动着,似乎很辛苦地忍受着什幺,那又娇又羞的模样可爱极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马征那火辣辣的眼神,邹玉娘粉脸上那辛苦的表情变得越发的明显。看着邹玉娘娇羞可爱的神情,马征的目光越来越灼热,伸手在邹玉娘高高撅起的翘臀上用力一拍,“啊”邹玉娘用力夹紧双腿,强忍着小腹传来的不适……“哈哈,不错这声音叫得真好听。”说着又扬起大手。辛苦忍受着便意的邹玉娘见马征伸手欲要再拍,粉脸通红说道:“你…你可以鬆一下吗?我…我想方便下…”说完紧紧闭上眼睛。马征看着欲盖弥章的邹玉娘说道:“叫声夫君听听,叫拉我就鬆开你!”“你…你作梦”“你不叫?”说着马征左手在邹玉娘那挺翘的美臀上“啪…啪…啪…”一阵猛抽,而右手也深入她紧夹的双腿之间,隔着亵裙轻轻抚弄着……

  臀部传来的触电般的快感与双腿之间的抚弄。让邹玉娘只觉双腿间隐隐有热流淌出,羞愤欲绝的邹玉娘恨恨的对马征说道:“好夫君,求求你鬆开妾身吧……”马征从床头抽出几根细细的银针扎进邹玉娘的关节,鬆开绳索说道:“现在你给我乖乖待在屋子里,马桶在床下,敢到处乱跑小心我抽你……”说完扬长而去。

  深夜,邹玉娘看着自己灯下长长的影子,想想自己花容月貌、荳蔻芳华,却要从此与贼相伴,还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的命运呢?就在此时,“砰”的一声,命运呢,房门就被马征一脚踹开,醉眼迷离的马征带着一身酒气歪歪扭扭地走了进来。看着深夜“造访”的马征,邹玉娘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般跳了起来,“你…你…你想干什幺…别过来…啊…”马征一把拨开邹玉娘似图阻拦的双手,被银针截穴的邹玉娘踉踉跄跄地退到床榻前脚弯被床沿一阻,双腿一软仰面躺倒在床上。
173306w6821r13849q8twz.jpg


  马召一步跨到榻前,左手按住挣扎的邹玉娘,右手揪住她的战裙领口用力往下一扯,只听“嘶”的一声,邹玉娘的衣衫已经被生生撕裂,外衣连同小衣一起被撕下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正透出莹白如玉的诱人色泽,那一对饱满挺翘的双峰颤巍巍似乎要撑破肚兜的束缚,马征的视线逐渐变得迷乱,变得灼热……附身张嘴含住一颗鲜红的樱桃,轻轻的啃咬,粗糙的舌头不断拨弄着敏感的乳头,一双大手在邹玉娘光洁的娇躯上肆意活动,粗糙的手指划过肌肤让邹玉娘不停颤抖……

  马征粗糙的大手摩挲着邹玉娘羊脂般光洁莹白的肌肤,然后狠狠握紧她胸前那两团丰满的雪峰,饱满的乳峰在马征粗糙的大手里不断地变幻形状,滑腻的触觉令马征的眼神霎时灼热起来,邹玉娘虽然只有十七岁,可是因为练武的关係,娇躯已经发育得非常丰满,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白晰的粉脸上已经涌起一抹潮红,羊脂般的娇躯也开始轻轻扭动起来。“真是一颗熟透的蜜桃啊”马征感慨一声,然后紧紧搂住她美丽的娇躯,粗糙的大嘴封住她嫣红的小嘴上,火热的舌头纠缠着她那绵软的丁香小舌,强健的胸肌摩挲着她胸前的雪兔……

  良久,唇分,两人之间连起一道淫糜的银丝。看着玉靥升霞的邹玉娘,马征用力分开邹玉娘试图紧夹的修长的美腿,粗糙的大手划过迷人的缩骨;翻过高耸的雪峰;抚过平坦的小腹直线而下;那火热的触感让邹玉娘的芳心都开始轻轻颤抖起来,编贝似的玉齿紧咬着嫣红的柔唇,强忍着马征带来的快感而不愿呻吟出声,但她的鼻息正变得越来越粗重、越来越灼热。

  马征的嘴角绽起一丝邪恶的微笑。粗糙的大手最终停幽谷深处那只丰满的水蜜桃上,粗糙的手指挤开柔腻的蜜肉在邹玉娘的蜜穴内轻轻扣挖,盈盈的蜜露正从那个熟透的蜜桃绽开的裂缝里溢出,濡湿了马征的手指,马征将手指从蜜桃内抽离,在摇曳的烛光下,只见一丝晶莹正在他的指尖缠缠绵绵……“看,你的蜜汁哦!来自己尝尝……”说着把沾满蜜汁的手指放在邹玉娘的小嘴里轻轻搅动……

  抽出在邹玉娘小嘴里作怪的食指,伸手搓揉把玩她胸前的玉乳。同时那根肿胀发硬的大肉棒,正在她美丽的桃源处轻刮着那两片一开一合的肉唇。听着邹玉娘越来越粗重的喘息,马征将火热的坚挺对準那条正不断吐露的细缝用力一顶,壮硕的身躯重重地压在邹玉娘柔软的娇躯上,粗大的阳具一下子挤入那道狭窄、湿润的花瓣裂缝之中,粗糙的大手捧住了邹玉娘雪白的翘臀,在抽泣的邹玉娘耳边说道:“为夫来啦!”说完劈开她紧夹的双腿,火热的大肉棒直接贯穿了邹玉娘那薄薄的处女膜,肉棒的前端重重的撞在柔软的花蕊上,邹玉娘那双被迫劈开的修长滑腻的美腿,在这有力的一顶之下,本能的紧紧夹住马征粗壮的虎腰,紧咬柔唇的小嘴发出似爽似哭的呻吟,美丽的泪珠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内心翻江倒海:“自己是马征的俘虏,所以他随时都可以享用自己的身体,这是他的权力!

  不…不是的……是这个混蛋强暴拉自己,我应该恨他,对恨他……”

  马征听着耳边传来邹玉娘那娇媚的喘息声,下身火热的肉棒被她蜜穴内的嫩滑肉壁紧紧夹住,大量的蜜汁汹涌而出,战意激昂的马征就着淫热的蜜汁在邹玉娘美妙的身娇躯奋力耕耘着:火热的肉棒把娇嫩的蜜道撑得大大的,深深的没入粉红的桃源之中,进进出出之际带出丝丝白浊带红的混合液体。马征不时将肉棒拔出大半,再旋磨着重重插入邹玉娘的蜜穴内……认为自己应该深恨马征的邹玉娘。此刻双臂紧紧搂住马征的脖子,修长的美腿紧紧夹着他粗壮的虎腰,火热的娇躯无意识的扭动着,丰满的双峰摩擦着马征强健的胸膛……战意激昂的马征乾脆扛起邹玉娘那双美腿,将她折成一个大大的“V ”字,粗大的肉棒更加深入她紧凑的蜜穴之中,一下、两下、三下……随着马征每一次重插,邹玉娘那娇媚的呻吟也随着响起,终于伴随着马征一声虎吼,滚烫的精液重重的击打在邹玉娘高潮后极度敏感的花蕊上,邹玉娘柔软的娇躯一僵,被吻得微微发肿的小嘴大大的张开,活像一条脱水的美人鱼。

  半个时辰后,马征的卧室里再度响起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声。床上,邹玉娘乖巧的趴在床上,马征挺着赤红的肉棒从后面深深的刺入邹玉娘湿滑的蜜穴,在淫液的润滑下,火热的肉棒顺利挤开肉唇进入蜜穴直达花心。马征只觉的肉棒前端似乎刺在一团棉花上,一团湿滑温热的软肉紧紧的包裹住故地重游的旅客,温暖滑腻的触感让马征几欲疯狂。还没等到马征开始再度抽插,邹玉娘那娇嫩蜜穴的肉壁开始不停的蠕动收缩,那种难以形容的美妙快感像潮水一样狂涌而来,马征深吸一口冷气将快感压制下去。然后把胀得发痛的肉棒向外稍稍抽出一点再猛的向蜜穴深处用力插去。“啊!”突如其来的重插让邹玉娘小嘴里发出娇媚的呻吟声,看着英武的女将在自己的跨下婉转娇啼,马征禁不住开始卖力的挺动起来……

  邹玉娘那柔软、挺翘的美臀与马征坚硬的小腹在“啪啪啪”的交媾声中被撞得通红,湿漉漉的蜜穴被从后面插入的大肉棒塞得满满的,大肉棒一下接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抽插让火热的龙头有力的刺激着娇嫩而敏感的花蕊,阵阵酥酥麻麻的快感随着大肉棒的抽插慢慢向全身扩展,让她的嫣红的小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娇媚呻吟声。马征伸手拉住邹玉娘晶莹的小手,胯下的肉棒开始快速而兇猛的重插,发誓要彻底摧毁她的防线。「啊……啊……」邹玉娘那挺翘的美臀配合着马征一次又一次的快速重插不断扭动着,马征就像一个纵马狂奔的骑士,滚烫的肉棒在邹玉娘的诱人的小穴里疯狂进出着……

  从花心深处传来的灼灼热感烫得邹玉娘双眼翻白,小嘴里发出了越来越大的尖叫声……随着邹玉娘一声高亢而舒畅的尖叫,弹性惊人的火热娇躯一僵,小腹一阵收缩接着浑身颤抖起来,高潮就这样降临了!蜜穴深处的花蕊中喷出一股股温腻的阴精,完全陷入肉慾的邹玉娘一边喷洒着阴精一边拚命地扭动着娇躯,大量的淫水在肉棒进出的空档被挤压着喷出!我第一次感受到她滚烫的热流,自然大量的淫水被挤压着喷出了体外!两世为人的马征感受着这滚烫的热流,更加卖力得干着,巨大的龟头重重地连续撞击在阴精狂涌的花蕊上,似乎要把邹玉娘的花心戳穿!邹玉娘的小穴不由自主地收缩,慾望的闸门訇然中开开,阴精哗然而洩,汹涌的程度更胜刚刚。马征双手紧紧握住她丰盈的淑乳,龟头紧紧顶在花蕊上,接受阴精的洗礼,享受嫩穴内蜜肉一鬆一紧的吸吮。爆发边缘的马征认真的把每一下都插到邹玉娘蜜穴的最深处,享受着蜜穴带来的无穷快感。终于硕大的龟头毫不留情地顶开蜜穴深处的娇蕊深入到邹玉娘的子宫之中,一大股浓热的精液重重的击打在她粉嫩子宫壁上。一声婉转的哀啼" 啊!" 从邹玉娘小嘴里爆发出来……

  高潮过后的邹玉娘整个人就像一只乖巧的猫咪乖乖地蜷缩在马征的怀里沈沈睡去。

  翌日清晨,马征在朦胧中听到耳边传来女子的啜泣声,伸手往旁边一揽。一具香喷喷的娇躯被马征搂在怀里,马征伸手轻轻抚摸着邹玉娘光滑的雪背说道:

  “好啦!别哭啦!做都做完啦还哭什幺呢?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女人啦!”听着耳边越来越大的哭声,极度烦躁的马征看着哭得雨带梨花的邹玉娘,摧残的慾望自心头升起。从她红肿的蜜处拔出杀气腾腾的肉棒,将邹玉娘俏丽的螓首按到跨间。坚挺的肉棒湿漉漉的,沾满拉精液与淫水的肉棒上带着丝丝血红。“玉儿,来给为夫舔乾净……”“谁…谁是你玉儿”“昨天晚上,你夫君都叫啦!还想不认账,不过没关係,我帮你回忆下……”说着将火热的肉棒捅入邹玉娘那娇小的檀口中,粗大的肉帮把她的小嘴撑得大大的,细密的贝齿在不断进出的肉棒上轻刮着,滑腻的丁香小舌被粗大的龟头不断的搅动着,肉棒上的“混合物”慢慢的融入她的小嘴里,被缓缓嚥下……

  随着马征的一次重插,火热的龟头深深的进入拉邹玉娘娇嫩的喉咙里,喉咙里的软肉不断挤压着这个不速之客,马征瞇着双眼按住邹玉娘美丽的螓首,享受着这销魂的挤压……

  邹玉娘只觉得喉咙里的肉茎越来越烫、越来越大但在马征大手的控制下她完全无法摆脱他的箝制,想到这里她认命的闭上双眼……随着马征的一声低吼,一股滚烫的精液从肉棒中喷涌而出,但她的小嘴被肉棒塞得满满的,她惟有将所有的精液全部嚥下,浓稠、灼热的精液顺着食道下滑,那股灼热向她的四肢百骸扩散,那发自灵魂的酥软让她彻底瘫软在床上,幽谷深处流水潺潺……
Contents